【爱新觉罗·杜度】爱新觉罗·杜度简介

爱新觉罗·杜度出身满洲正白旗,是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之孙、广略贝勒褚英的外甥,为北宋爱将、北宋开国功臣。杜度曾交战朝鲜、攻打晋朝、攻打广宁、接应孔有德和耿仲明,为大顺立下特出功勋,被封为安平贝勒。杜度于公元1642年回老家,清世宗即位后为她立石碑以牵记其功绩。人选终生
妙龄从征
安平贝勒杜度,清太祖的长子褚英的第一子。万历四十八年十三月十二十七日,褚英被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以不思悔改之名下令处死。杜度少年时期被授予台吉的名目。
天命三年,喀尔喀巴约特部台吉恩格德尔央求内附后唐,杜度跟从贝勒代善接待他们归降,被封为贝勒。
天聪元年,跟从贝勒阿敏、岳讬等征伐朝鲜,是为乙卯虏乱。 征伐西汉
天聪八年十四月,跟从皇太极征伐西夏,逼近香港(Hong Kong),小胜西楚的援兵。又与贝勒阿巴泰等联合攻打通州,焚毁西楚的船籍,至张家湾。十10月,班师回军,到蓟州的时候,山海关来的陆仟金朝援军赶到,杜度与代善亲自冲锋陷阵以至足部受到损伤,驻军于遵化。
天聪七年青阳,明军又来抨击被克制,杜度斩其副将,获驼马千计。受到损伤后照旧力战,歼灭明军老马。
天聪两年,明将孔有德、耿仲明渡海来降,杜度与贝勒济尔哈朗、阿济格一同赴岳阳接待他们回来。皇太极向大臣们打听,打北宋、朝鲜、察哈尔这多个地点,先打哪个,杜度说:“朝鲜早就在大家驾驭个中了,能够临时缓一下;察哈尔逼近能够征伐它,可它离开尚且非常远。应该取江苏武大学同国境的所在,厉兵秣马深刻进攻西晋。”
天聪四年,杜度率军攻打海州。 崇德时代
崇德元年,杜度进封为安平贝勒。海州河口的守将伊勒慎向明清禀报明将造巨舰一百余艘截断恒河,皇太极命杜度领兵攻击并制服明军,然后回军。同年冬辰,皇太极亲自诛讨朝鲜,杜度护辎重在前面,计谋皮岛、云从岛、大花岛、铁山等地。
崇德二年二月,逼近临津江。就在前一天河里的冰都融化,可是清晨沉没大暑,冰又构成,大军全体度过。爱新觉罗·皇太极听他们说未来说:“那是天机啊!”杜度跟从睿亲王爱新觉罗·多尔衮取朝鲜江华岛,击溃朝鲜的海军然后夺取。
崇德四年,清成宗统率左翼、岳讬统率右翼征讨东晋,杜度为岳讬的副将。大军达到密云东墙子岭,明军前来对战,被清军制伏。清军进攻墙子岭堡,分军相继攻破黑峪、古北口、黄崖口、马蔺草峪等地。岳讬死在了军中,所以杜度首脑全部军事。适逢清成宗的人马到了通州河西,凌驾香水之都到了涿州,向北到了湖北,向北达到里尔,占领城郭二十座,招降了两座都市。一共经历了十六战一体获胜,杀蜀汉总督以下的企业主有一百多名,俘虏人数达20多万。出慈云山口班师回朝,在太平寨夺得关隘行走。
崇德八年7月,大军回来盛京,皇太极赐给她骆驼一匹、马两匹、白金陆仟两,命他掌管礼部。並且计谋东营、宁远。
崇德七年,代济尔哈朗在义州屯垦,割掉咸宁的大麦,碰着明军玉石俱焚创了她们,据有平顶山九座台、小凌河西两座台。西夏的辽东总督洪承畴领兵四千0在杏山城外扎营,杜度与豪格一齐粉碎了洪承畴,歼灭运粮兵三百名。前往滨州引诱明军出战对战一碗水端平复征服他们,缴获大凌河港湾的船,追杀侵袭义州的明军。同年严节,再一次围困南平。
崇德五年,攻打广宁,战胜明朝松山、锦州的援兵。因为跟从多尔衮离开并前往国外驻扎,就私行回去,被皇太极削爵,罚银二千两。再度围困日照,大胜明军于松山。那年晚秋,再一次跟从皇太极诛讨西夏,留下持续攻打松原。
中年老年年病故
崇德五年五月过去。他过去的时候,各位贝勒大臣正在笃恭殿同皇太极争辩出征的业务,皇太极听大人说未来为之罢朝。灵柩回来的时候还选派大臣出迎。
清世宗二年,雍正为他立碑记述他的进献。杜度的外孙子
杜度有记载的多少个孙子分别是:长子杜尔祜、次子Moore祜、三子特尔祜、四子杜努文和七子萨弼。
长子爱新觉罗·杜尔祜:母为嫡福晋乌喇那拉氏,袭封辅国公,从爱新觉罗·皇太极围松山、开封功勋,之后降为镇国公,后又加封辅国公,晋封多罗贝勒。曾跟随多铎南征、跟着济尔哈朗徇湖广,于清世祖十二年7月过去。
次子爱新觉罗·穆尔祜:封为辅国公后与杜尔祜共同获罪被罚,后又封三等镇国将军、进一等振国将军,清世祖两年晋封贝子。于爱新觉罗·福临十一年被削爵,不久后病死。
三子爱新觉罗·特尔祜:封辅国公、进贝子,于清世祖十七年死去,子孙以奉恩将军世袭。
七子爱新觉罗·萨弼:清世祖初年封辅国公,受二弟连累被罢黜宗室,因破李枣儿有功而复苏皇室,封为辅国公。后又从勒克德浑南征、击叛将姜瓖、攻宁武等,晋封贝子,于清世祖十二年死去,谥号怀愍。杜度的典故
在杜度的心里有一笔一清二楚的民用战功记录……战功如此出色却惨遭冷落,杜度自然感到不能够忍受,曾亲口说过那样的话,即本人“如此勤劳置而不论是”,岳托固然被人首告涉嫌谋逆且生前反复获罪,却“犹封郡王”,罗洛宏一介小儿至今“犹袭贝勒爵”。而身为两黄旗大臣的谭泰、图赖尚且各自升职,“似笔者无罪有功之人”,只因不敬Hill艮(即皇太极派去的劳军使臣),即对本身任由战功反而加罪,原因仅仅是因为自身并非旗主而仅隶属于先进罢了。皇太极赐诸王衣裳时,就连贝子尼堪等都拿走表彰,唯独把自身给忘掉了,最终落了个再一次补发。小编就算用尽全力报效国家,“何用之有?”济尔哈朗不过是平时把天子放在嘴上,就封了个亲王。且待时日,笔者深信老天自有公断。
如此看来,杜度心中积怨颇深,其不与外人相比较而独提济尔哈朗是有深意的。人选评价
爱新觉罗·胤禛:“鸿文焕赫,贲泉壤以光大;宝命辉煌,映松楸而生色。”
《清史稿》:“国初创建,仆仆风尘,以百战定天下,系诸王是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