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黄峨】黄峨简介

黄峨人称黄安(huáng ān卡塔尔(قطر‎人,出生于山西黄石,是不久前蜀中才女、国学家,与卓文君、薛涛、苏三并称“蜀中四大才女”。黄峨的娃他爸是前些天闻明教育家杨慎,夫妻贰人心境很好,相伴一生。黄峨能文工诗、长于词曲,著有《闺中即事》《杨爱妻乐府》《杨升庵夫妇散曲》等创作,被赞为女子中学圣贤。人物一生
黄峨(1498-1569)明女国学家,字秀眉,明朝工部都尉黄珂之女。少年时其诗名已为时人所知。明武宗正德十四年与新都探花、翰林大学修撰杨慎结为伉丽。婚后居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。次年,随杨慎回京。世宗嘉靖三年,杨氏老爹和儿子在“议大礼”的政治袖手观看争中,忤触嘉靖,杨慎两受“廷杖”,后被谪戊广西永昌卫。她回到新都居处。其间以诗词寄情,她的《黄鸟儿》词四阕最为感人。三年,杨慎回家探父病,获允同赴新疆戊所。两年,杨慎夫妇由戊所奔父丧,后升庵返戊所,她独居榴阁。那个时候期写有深情厚意感人
的《寄处》诗:“雁飞曾不到柳州,锦字何由寄永昌?三紫风流柳妾薄命,六诏风烟君断肠。曰归曰归愁岁暮,其雨其雨怨许昌。相闻空有刀环约,何日金鸡下夜郎?”隆庆八年过去与杨慎合葬。黄峨杨慎的爱情传说
黄峨已到及笄之年,品貌体面,才艺超群,前来提亲的独尊子弟,风骚少年源源不断,但黄峨一再向阿爸注脚心迹,应当要接受象杨升庵那样学识渊博,志趣尊贵的夫婿。
正德十一年明武宗整天游乐,不理朝政,杨升庵忧国忧民,上疏劝谏,未被选用,遂以养病为名,回到新都,读书自娱。不久,升庵的原配内人王氏病故。次年,升庵得到消息聪明有才、雅观多情的黄峨年过四十平素不允许人,便征求老爸的同意,遣人做媒。银黄杨二家交谊深厚,门道相当,一说即成。于是,升庵备办富厚的彩礼,亲往娄底迎娶黄峨。当彩轿到了新都,倾城撼动,大家都争相来看那位“都督孙女都尉妹、宰相娘子探花妻”的体面丰姿。
黄峨在京都的府第里,成为升庵的雄强内助,夫妻生活倒也相中。
朱厚熜登位不久,就想把她葬身鱼腹的老爹兴献王尊为“皇考”,享祀西岳庙。那一个与前日皇室礼法相违背的决定,遭到了以杨廷和起头的内阁派的竭力反对,争论齐头并进。杨升庵身披花青的阶下囚衣,项系沉重的桎梏,带头被廷杖后的外伤由解差押送出京城。他从潞河登舟南下,连和妻儿拜其他机遇也不曾。黄峨听到那不幸的音信,心如刀锯,悲愤满腔。她赶忙收拾行李装运,引导仆人,赶到渡口,誓与相公同生死,生死相许。黄峨、升庵乘船沿着北运河向东驾驶,在黄峨的全面守护下,升庵的杖伤渐渐有起色。
黄峨回到新都,静居榴阁。她强大悲愤,茹苦含辛,孝敬公婆,教哺子侄,为远谪在外的升庵操持家务,排难分忧。
嘉靖五年,被迫辞职回村的杨廷和思量国事,记挂外孙子,忧思成疾,病势沉重。升庵闻讯,回蜀拜望,当老爹痊可后,黄峨便随同升庵,跋涉万水千山,去到江西连陲,成为升庵讲学、著书的好动手。他们生活即便淡泊,但夫妻相濡相呴有难同当,相互关注,并常以词曲唱和,交换心声。
隆庆七年,黄峨病故。她和升庵同样,出活了七十一虚岁,并实现了与女婿“生同心,死同穴”的宿愿。黄峨的文化艺术成就
黄峨能文工诗,更擅词曲,那早见于与之同一时候而略晚的朱孟震《续玉笥诗谈》:“博通经史,能诗文,善书札。”但诗相当的少作,亦不存稿。而其词曲,则比诗作为多。她的多多诗还折腾传抄,分别散收于明、清人集中。至于黄峨小说以集名,则始见于《杨状元妻诗集》意气风发卷。这是隆庆六年俞宪刻本,辑入《盛明百家诗选后编》,但仅诗三首,曲生龙活虎支。《杨爱妻乐府词余》五卷,署万历乙巳(即四十八年,公元1608),杨禹声刻本。《杨老婆词曲》五卷,著录于《明史·艺术文化志》,未见其书。《杨内人曲》三卷,民国时代公斤年任中敏编辑核查,与《升庵陶情乐府》合编为《杨升庵夫妇散曲》,商务印书馆排印。《黄内人乐府》四卷,乃中华民国七十五年黄缘芳编校,与《升庵先生乐府》四卷合订为《升庵夫妇乐府》,由中华书摊排印。卢前《饮虹簃》也收益黄峨文章,名《杨妻子乐府》。以上专集,内容都大致,有的还辑录诸家商议。别的,《锦字书》风度翩翩卷,书目仅见于清初王士禄《然脂集例》。
对于黄峨的创作,早有纠纷:以为有传抄之误;有疑为升庵代作;有书贾渔利而编造,以猥亵词标新矫正。那是三个值得钻探的学术难点。她的词曲,许多都同杨升庵的小说混在联合具名,很难识别,那又是一个值得研讨的课题。
黄峨文章的内容,历来论者都只关乎他写个人离情愁绪,幽怀怨致。可是精心吟读,在民用幽怨中,也不乏具备社会意义的词章。野史评价
徐文长称扬他。“旨趣闲雅,风致翩翩,填词用韵,天然合律”。“积雨酿春寒”那阕《黄鸟儿》,被清代骚隐居士《衡曲尘谈》誉为“字字绝佳”。王凤洲《艺苑卮言》说《寄外》大器晚成律和《黄鸟儿》风度翩翩词,“升庵别和三词,俱不能够胜”。
杨升庵犹如此一个人才疏志大的妻子,又岂止“天造地设”而已?徐文长赞颂他们两口子“著述甲士林”,“才艺冠女班”,那其实是野史上鲜有的。黄峨同杨升庵相近,在中华的艺术学史上,也该获得应该之处。
钱谦益《历朝诗集小传》说她“闺门严穆,用修亦敬惮”。故升庵为她纪寿,有“女洙泗、闺邹鲁”之辞。洙泗、邹鲁,代指孔子和孟子。升庵是把她作为女子中学圣贤来爱戴的。